阴郁,头像来自狄青。

【授权翻译】【勇维】To Cradle You and Softly Sing 03

原作:ユーリ!!! on ICE / 冰上的尤里

CP:Katsuki Yuuri/ Victor Nikiforov / 勇维 

预警:abo世界观,alpha勇利x omega维克托,筑巢

原文:To Cradle You and Softly Sing  by riventhorn

原文链接:点我→ ao3

译者:阿列夫 @_alf_

声明:本文所有权利属于原作者,授权见我微博直接搜www

ps:前段时间贼忙没更抱歉,最近才校对完,这段时间会努力开热点上网的(。)


第三章

他们两个人都没力气慢跑,就开车去了冰场,勇利很庆幸只有他闻得见维克托筑巢的气息。只有相互吸引的alpha和Omega濒临发情期时,才能闻到彼此的信息素微妙的变化,其他人就虽然可以闻出些异常,但是不会嗅出它真正的味道。但所有人都能明显地感觉、他们俩都是疲惫不堪,而维克托看起来像是生了病一样。

“你觉得不舒服吗?”勇利在离开公寓前曾问他,“也许你该留在家里。”

“我可以照顾好我自己,”维克托回答说,顿了一下,然后补充:“我有点反胃,你今晚可以做些味增汤么?我想喝了。”

“当然,”勇利握着钥匙,“如果还需要什么的话,就告诉我,因……因为我除了筑巢的基础常识外什么都不知道……”

“我会的,但是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“嗯,这是我第一次因为一个alpha而产生的结合热,这不一样,我筑巢的冲动从没有这么强过……之前……我从来没有做过一个真正的巢。”维克托的脸红了一下。

“它看起来很舒服。”勇利鼓起勇气说。

“是的!”维克托抓住了他的手臂,他高兴起来了,“但是我想补充点什么,比如你那件柔软的绿色毛衣……”

“我回家的时候给你。”

维克托笑了,他很高兴,但他顿了顿、好像想到了什么:“你休想把你以前的那些西装放到进的巢里!一件也不行!”

等到了冰场,维克托和他一起去了更衣室,勇利换衣服时一副不情愿离开他的身边的神情。维克托不准备滑冰,但他希望勇利至少完成一次日常训练,他们站在冰场的边上,谈论着步伐顺序,尤里皱着眉滑过他们身边。

“早上好,尤里奥,”维克托说,罕见地、尤里并没有反抗这个昵称,而是眯着眼睛扫视着两人。

“你对他做了什么?”他最终开口问勇利。

“什……什么?”勇利发出一声惊叫,勉强躲过了尤里奥戳向他锁骨的手指,尤里一脸责备:“维克托的气味……不对劲,这肯定是你的错。”

尤里可能还能闻到他们吵架所残留的气味,那种尖锐的味道好像烟雾一样笼罩着他们,就好像维克托筑巢的气味若有若无地发散着一样。

“尤里”。维克托的声音很冷静,但是带着一丝威胁的意思,“别管它。”

尤里转向他,“如果他伤害了你,我……”

“勇利没有做任何事,我没事,我保证。”

尤里试图从维克托的脸上找出什么线索,但最后他慢慢地点头妥协了。

维克托微笑着,维克托用手搂住勇利的肩膀,他高声说:“这是情侣之间的秘密!”

几种不同的表情分别在尤里的脸上扭曲,最后定格在恶心上:“如果你再我说这个,我就吐在你冰鞋上。”他大声说着滑走了,在他们面前溅起一片冰屑。

“他真可爱。”维克托对尤里的反应很满意。

尤里奥这样关心他们,勇利感到安心、但他喜欢能以一种……更温和的方式表达他的关心,但他也渐渐习惯了“尤里奥式”的表达。现在,尤里奥正激烈地和雅科夫争论着,好像在证明自己是对维克托和勇利的气味不习惯,因此停下了练习去看看发生了什么。

勇利的练习时的状态并不糟糕,但也说不上好,于是在一小时后,维克托叫停了他:“我们去按摩吧。”他提议。

“其实,我……我想我回家,带马卡钦去散步。”他清了清嗓子,“我需要考虑一下,并……并一个朋友聊聊。”

“好的,勇利。”维克托耸了耸肩, “那我等会再见。”

“你没事吧?”

维克托想了会儿,然后点点头:“尽管我觉得我需要快点回我的巢。”

“那你就和我回家,如果你……”

“按摩能帮助我放松” 维克托坚持着,“而且我想为我的巢买些枕头。”

“如果你不舒服了,就打电话给我。”勇利说,想到维克托可能在商店里突然进入结合热,或许在用展示的床垫筑巢,他就不寒而栗。

“我保证。还有勇利,别带马卡钦走太久,即使你决定不和我一起度过结合热,我也希望你能待在公寓里,我需要你。”

“好吧,”勇利松了一口气,为了打消他的忧虑似的、紧紧地抱住了维克托,他还穿着冰鞋,身高和维克托几乎相同,于是他用鼻子从维克托的耳垂一路轻轻磨蹭到他精致的下巴。

勇利回到公寓后,马卡钦兴奋地在门口迎接了他,他换好鞋,拿上了马卡钦的狗链。在路过维克托的房间时,他停下了,昨天只是草草地瞥了一眼那个巢,但他并不想现在就入侵那个地方,冒然的闯入只会破坏了维克托建造的柔软安全的天堂。

到了街上,他拿出手机,在通讯录中翻出了克里斯的号码。

克里斯在电话响了几声后接了:“勇利?”

“你好,克里斯,能……聊一会儿么?”

“当然可以,我现在正在休息,你可很少给我打电话勇利。”

“我知道,抱歉……”他咳嗽清了清嗓子,“你练习得怎么样?”

“不错,听维克托说你最近的表现非常棒。”

“哦!”勇利心跳突然加快,他完全不知道维克托对克里斯说了什么、又怎样把他吹得天花乱坠,“那多亏了维克托,虽然他一边滑冰一边当我的教练。”

“我很期待再次在赛场上看到他。”

“我也是,”他们一起沉默了,对维克托要回归赛场、和他们一起比赛感到欣慰,“实际上我是因为维克托才打来电话的。”勇利继续说,他鼓起勇气,“维克托在筑巢。”

“噢?”克里斯的声音仍然像平时一样圆润。

“是的,我……”

“勇利,你是alpha吧?”

“是的。”勇利小声承认了。

“嗯哼?那你准备和他一起待在巢里么?”

“我不知道,”勇利紧紧地抓着手机,甚至把自己的手指弄疼了。

“我明白了。”克里斯语调冷静而不容置疑,这就是为什么勇利在他认识的所有alpha中最想和克里斯谈谈。[l1]

“克里斯,你有没有和omega一起度过他们的发情热?”他问。

“两次,这是两次可爱的经历。”他听出克里斯在电话那头微笑了。

“真的?”

“巢是一个非常嗯,怎么描述呢?一个非常让人安心的地方?我们能敞开心扉,当我被发情热冲昏了头时,我的omega会照顾我,反之、我则会照顾他。当你和你信任的人在一起时,什么都不用担心,甚至当你被本能所控制时。”

勇利很高兴克里斯不是在他的面前,他觉得这是他这辈子脸最红的时候了,但他必须得知道那究竟是怎样的:“然后怎么了?”

“你是说,结合热结束之后?嗯……我和其中一个omega仍在交往,尽管我们约定直到我竞技生涯结束都不再一起筑巢;另一个omega已经和其他人在一起了,虽然我们会在节日交换礼物,”克里斯停顿了,“但是,勇利,我相信维克托只想和你在一起,我不觉得他会想另外找个alpha。”

勇利突然发现自己停在了人行道上,迫使其他人绕着他走,而马卡钦回头看着他、疑惑着为什么停下了。“当我不再滑冰时……我很普通……”

克里斯轻轻笑了,“不用担心,勇利。”

“你怎么确定?”

“这你应该问维克托,”克里斯建议,“和他聊聊。”

“我想是的。”勇利叹了口气。

“如果你决定和他一起筑巢,准备好足够的食物和水,在做爱的间隔里休息下,他们有时会又困又虚弱,”克里斯告诉他,“泡热水澡也很不错。”

“我明白了,”勇利嘟囔着,他想着他和克里斯曾只穿着内裤跳钢管舞,让他讨论性时不再这么尴尬,“谢谢你,克里斯。”

“不客气,勇利。”

他想起和维克托的约定,挂断电话后,勇利转身往回走,马卡钦在他旁边小跑着,注意着跑过的松鼠。

听克里斯说的,筑巢听起来愉快而诱人,除了食物、睡觉、热水澡和做爱之外什么都不需要,就好像——勇利不经想起炸的正好的香喷喷的食物,能让人把坚持的节食计划扔到一边。

而他比任何人都相信维克托,维克托并不想要那种典型的alpha,维克托想要的是勇利,想要他陪自己一起筑巢,配自己一起度过结合热。

勇利深吸了口气,挺直肩膀,推了推夹在鼻梁上的眼镜,转向去商店买了一大堆零食和饼干,买了几乎是他能拿得动的极限的量,大包小包地回去了。

维克托回到家,抱着两个巨大的枕头蹒跚地走过过道,勇利坐在沙发上等着他,握着那块他在坐飞机时会带着的柔软的毯子、还有件答应给维克托筑巢的那件绿色毛衣。

“勇利,这些枕头可真软!”维克托放下枕头,握住勇利的一只手,“我很高兴,这太棒了——现在来看看我的完整的巢吧。”

维克托拽着他来到房间,引导着他进来,昨天勇利瞥见它时,东西还是整齐地摆放着的;但现在由于他昨晚的不安和沮丧,它整个被弄得乱七八糟了。

当维克托转身去拿那些新买的枕头时,勇利仍有些犹豫,但还是慢慢地爬上了床。维克托回来的时候已经脱下了他的外套、围巾和靴子,他爬上了床,和勇利一起调整着呼吸,维克托拿起了勇利的薄毯,用脸颊沿着它轻轻摩擦着,欣喜地闭着眼。他们没有说话,但维克托筑巢的气息越来越浓烈,把他整个人包裹住、填满了整个房间。

勇利深呼吸、牢记着克里斯说的,把注意力放在抖松枕头上了——温暖、柔软,没什么值得害怕担心的。但他开始感到又热又困,他脱下了自己的汗衫和袜子,他只想蜷缩起身体,在他们的巢里好好睡上一觉。

“我们可以打个盹,”维克托小声喃喃着,他伸了个懒腰,闭着眼,“我昨晚没睡够,不过哦!——等等!”

勇利的注意力被维克托直起身体吸引了,“马卡钦,”维克托继续说,“他不能在我们筑巢时待在这儿。”

“尤里奥可以——”

“不行,他的猫不喜欢马卡钦,上次我们去的时候他挠了马卡钦的鼻子。”维克托叹了口气。

“那雅科夫……”

维克托摇了摇手,“不,不行……哎我去找波波维奇吧,他养了一只小比利时犬,和马卡钦处的不错,虽然有时它会咬马卡钦的耳朵,但他能忍受几天。”

维克托打给了波波维奇,他同意照顾马卡钦,并表示会在一个半小时里赶过来,想要离开这个舒服的巢可真难,但他们需要准备好马卡钦的狗粮、用具玩具之类的,在维克托的坚持下一起塞进了他的一个行李箱。

“就一会儿,马卡钦~”维克托向他承诺,蹲下来给马卡钦一个满怀的拥抱。

等波波维奇到的时候,他就待在过道里,礼貌地不踏入他们的领低。虽然勇利之前一直没什么领地意识,但波波维奇的靠近让他焦虑起来。

“这是你们第一次筑巢?”波波维奇接过了马卡钦的狗绳。

“是啊。”维克托牵起了勇利的手。

“真令人欣慰,”他祝福他们,然后拎起了马卡钦的箱子,“哦!他可带了真多东西!”

“你可以把他的玩具给斯维特娜拉玩。”维克托说。

“注意把食物放在它偷吃不到的地方。”想起之前的意外,勇利补充说。

维克托坐立不安起来了,他又想回他的巢里了,波波维奇答应会每天发照片和信息给他们,他们就和波波维奇告别了。看着他带着马卡钦和行李箱离去,维克托立刻关上了门。

“好了,”维克托喘着,把自己搁在勇利肩上,“我好累啊勇利……请你把我带回我们的巢吧。”

勇利困倦的感觉已经变弱了,正好他想在再犯困前先做些事情,于是他牢牢地抓住了维克托把他带去了厨房,“我想先让你喝点味增汤,克里斯告诉我要保证你吃饱喝足了……”

“哦?你和克里斯聊过了?”维克托反问,顺从地随着勇利的导引坐了下来。

“是的,我……有点害怕,担心会控制不住自己,但他说不用害怕……”

“太好了……”维克托小声说,低下了头。

“但维克托……我要问问,噢维克托!”他摇了摇困倦的维克托,维克托醒了过来,迷茫地眨着眼,“我是说,你,就……如果怀孕了,怎么办?”他的耳朵都变红了,他看着其他地方:“我是说……万一……”

“我还在节育,”维克托说,“所以我们可以不用避孕套,但……关于要孩子的问题我们可以改天再谈,对吧勇利?”

勇利诚恳的点了点头,又看着维克托在他泡茶时继续打盹儿,他又花了好长时间叫维克托起来吃点东西,然后他俩扔下了水池里的碟子、跌跌撞撞的回到了房间。勇利脱下了他的短裤,又开始觉得热了起来,但维克托穿上了他的睡衣和长袖衬衫,抱怨着好冷。

“让我们来暖和起来,”勇利一边说着一边挪进了巢的中央,维克托依偎在他身边,拿起毯子盖住了他,确保维克托被整个儿裹着。

“我很高兴你陪着我,”维克托又说,“谢谢你。”

“我很抱歉……傻傻地把你惹得心烦。”

“并不傻,不,我能理解。”维克托肯定而缓慢地说着,好像几秒后他就要睡着了一样。

勇利翻了个身,房间渐渐变暗了,虽然没戴眼镜时他视野里都是糊的,但他仍可以看见维克托的脸。

他现在已经习惯了维克托睡在他旁边的这个事实,但他仍然讶异于所引起的温柔的保护欲:在他注意不到时、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心上人的睡脸。和你爱的人独自在一起,温柔地注视着他,而且此刻还是你最崇拜的那个人……

感觉到他在身边,然后便渐渐睡去。


tbc.


(感觉胜生老师的细心程度都可以出书了,替维克托着急)


评论(7)

热度(9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