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郁,头像来自狄青。

【凯尔特百合组】玫瑰色人生

又名“中世纪女性与现代电子科技相容度测试”

斯卡哈x梅芙,原作向



1

迦勒底英灵手册上没有一条规定英灵不能使用现代科技,至少没有规定不能往instagram上传照片。


不过当藤丸立香刷到一张10w+likes的照片时还是忍不住发出了嘶嘶的抽气声——


所以这是什么玩意?!当英灵最大好处是死后复活当网红?


反应过激了,前辈,玛修倒是冷静地很,已经有先例了。她说的是不列颠的魔术师,躲在幽闭塔经营网络偶像事业,主要粉丝是一名供职于迦勒底亚斯平时治病救人、兼职人理修复的橘头发医生。


黑发男孩在“你们不列颠人都这样么”、“梅林那个不算”、“这是泄露机密”三者中犹豫了一会儿,又点进那个白金色漂亮马车的头像,往下翻了几页,最后整理出了两个论点:第一,迦勒底亚斯的存在是机密,这种行为无异于暴露军情;第二,网上冲浪要注意个人隐私的保护,尤其对于英灵,可能有暴露真名的风险。


“前辈,你是和卫宫相处太久了么,”玛修接着说,“且不说第一点,如果不是召唤过,应该没有人会认得出几百年前的传说人物吧。”


男孩挤了挤眼睛,结束了这个话题:“幸好没有召唤出红色的saber和伊丽莎白。”


至少她发照片时没带上坐标位置。


2

斯卡哈推门就看见梅芙翘着腿在她床上边抽烟边玩手机回消息,姿势极有创造力,脖子扭着,上半身侧躺在床上,下半身全靠在冰冷的墙上,赤裸的小腿和脚踝梆梆地敲着墙壁,光滑纤细,缺乏锻炼。她顿了一下,开口说的既不是“你找我什么事”也不是“你在干什么”。


“库丘林又怎么了?”


梅芙没搭她的话,敲墙的力度却更大了,不过筋力E再怎么努力真正受伤的也只有自己的脚踝。


于是筋力B轻松地捏住她的脚,把它们放平,再强迫刚刚表演完毕的人体艺术家恢复正常灵长动物的姿势。


“我失恋了。”


“正常的事。”


梅芙给了她一记眼刀,可是在对魔力A那里轻柔地像调情。


“不可能……不可能……我看上的男人没理由不成为我的东西。”她重新发起攻击,筋力E的散打陪练对手,羽毛枕头,随着她的动作忠诚地凹陷了下去。


“他刚被召唤出来,又不可能又特异点的记忆。”她说,“对你冷淡也是正常,倒不如说,那个傻弟子对除了战斗外所有事都冷淡。”


前两天库丘林Alter pick up,他们的御主从金色彩圈中捞到了金色狂阶,祈祷着不是玉藻猫不是玉藻猫猫粮已经不够吃了睁开了眼,只见一个热喷喷的库丘林站在眼前。


日本男孩发出一声尖叫——

“达芬奇酱!快把仓库里的(过期)狗粮搬出来!”


Alter尾巴上的刺一晃而过,日本男孩或许掌握了让英灵羁绊从0绊变成-1绊的魔术。


3

梅芙早就等着这天了,盼星星盼月亮盼库丘林,平时两个lancer和一个caster都绕着她走,闪避全用在这时候。梅芙固执地可怕,人家睡前祈祷感谢上帝,她睡前祈祷想着库丘林,内容比较限制级,不知道她祷告的是哪方面的更强更勇猛。

她全方位地打探库丘林的情报,来源自然是影之国的女王。她常常赖着斯卡哈不走,久而久之竟变成了青春期女孩的夜谈(单方面)。她用腿缠着斯卡哈,被说到气头上还要蹬两下,可是配着那几乎透明的白色睡衣只像撒娇。


你还在想怎么把Lancer改造成Alter?


不是改造,是更和我心意。她靠在斯卡哈的胸上打了个哈欠:不能畏惧,不能吝啬,不能嫉妒,我要的是最勇猛最冷酷的战士。


我能理解,在对于战士的喜好上你我一致,斯卡哈说,库丘林有些时候太过温柔了。


得了吧,你只想要他杀死你吧。


嗯,确实如此。


哼。


梅芙活的够真,坦率,对欲望真诚,想要的财宝就去抢,想要的男人就去征服。她贪婪地像头龙,眼睛也是龙的金色,生气起来也像要嗷嗷地喷火。但没关系,斯卡哈喜欢坦率的人,因为她不能,羡慕不来。到了后半夜,她们聊的什么无从得知,但梅芙想把这个迦勒底的库丘林变成Alter的念头却一直没有减少。


但召唤出Alter的时候梅芙连眉毛都没有抬,看着激动的master她却少见地安静了下来。


怎么了?不去告白么,死缠烂打不是你最擅长的么?


准备去呢,梅芙鼻子出声,酸溜溜地,我这次——一定会——把他收入囊中,她咬着牙说。



4

“你究竟是喜欢男人呢,还是对喜欢男人有执念呢?”

你猜啊,斯卡哈老师。



5

梅芙就这样死缠烂打了两天,从调情到直接赤条条地诱惑无一例外地被直接回绝了,就像在特异点那时,库丘林对她唯一的评价是“求那女人别再缠着我了”。


于是失恋女孩梅芙再次回到了斯卡哈老师的恋爱相谈室,如开头那样在她床上抽烟。


“库丘林其实很明白,哪些女人该碰,哪些女人对他真有意思,在这点上他倒是很敏锐。”


你什么意思,梅芙坐了起来。


斯卡哈还是带着淡淡的笑,说吧,你今天想聊什么?


6

梅芙很早就开始玩社交网络了,她大概是那一批对新鲜事物感兴趣的英灵,早早地就开启了网红事业。反正现代没人认识她,看她发的照片都只觉得她是哪来的白富美,可清纯可骚浪,梅芙觉得互联网真是了不起的发明,梅芙女王的金字招牌不倒,现在自己只是发发自拍、打打字就让那么多男人对她神魂颠倒,也是事业上的第二春。

她的脾气也是小孩子气的,拿到什么好东西都想炫耀一番,大到埃及法老的金字塔,小到卫宫食堂的日式早饭都要发,粉丝更觉得她是个周游世界的千金小姐,还有文化底蕴,时不时发两句古爱尔兰语的情诗——

一边是蒸蒸日上的网红事业,一边是得不到回应的恋情。梅芙去找斯卡哈的频率越来越高,最后干脆驾着宝具马车搬进了斯卡哈的房间,强行把原本朴素的空间改得全是玫瑰色和金色,甜得像团棉花糖。

“斯卡哈,要不我拍张我们合影?”


“你发烧了?”


“不是!”梅芙又开始攻击枕头,脸直接变成了红色,“只有我自己的照片显得我,那什么……现代女孩流行一起逛街、挽挽手什么的……我,我这不是为事业牺牲么!!”


噢,为了事业。


于是她拉着斯卡哈就往镜头前凑、找角度找光线做表情,可是无论怎么摆画面总有种说不出的违和感。


你配合点!!!


我配合了,倒是你,笑这么假。


再换了好几个姿势后梅芙的手依然抖成筛子,气氛直接尴尬到她连假笑都挤不出。


不拍了。


不拍了?


梅芙把手机一扔,躺倒在床上:不拍了,真不拍了。




7

次日,藤丸立香在ins上刷到一张10w+likes的照片,画面内容一半是一名紫发女性的睡脸,另一半则被一片玫瑰色头发占据着。tag是:和朋友一起的旅行❤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

凯尔特最勇猛最冷酷的战士一直在你身边哦,梅芙小姐。


评论(2)

热度(13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