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郁,头像来自狄青。

【勇维】水手服和大胸是每个男孩的梦想

预警:

1/dirty talk和糟糕的play

2/女装情节

3/无脑搞笑小破车

4/希望不要翻车……

 

当勇利见到换好衣服的维克托时他足足惊讶了一分钟,直到维克托拍了拍他的下巴让他合上张着的嘴。

“怎么了勇利?我今天脸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么?”维克托捧着勇利的脸,捏着有些婴儿肥的两颊,疑惑地看着反应过激的男友。

“不……没什么。”勇利推开维克托的手,“只不过有点吓到了,维克托居然穿这个。”

维克托穿着赞助商给的一件白色水手服,大概是为了体现夏天清爽的感觉,短款的设计让腹部时隐时现,人鱼线和他优美的肚脐总会随着他的动作跑出来透气。莫非是勇利觉得太暴露了?那日本人未免也太保守了吧?维克托歪了歪头。今天他俩要为勇利的一个赞助商拍摄雪糕广告,大约半天就能结束的工作量正好可以在off season里喘口气。对方一开始只邀请了勇利,但是在趴在肩头的银白色大型犬的教练命令(实质撒娇)下,勇利发现自己不多的代言活动几乎变成了他和维克托两人的专场。一起出场总能带来爆棚的人气,以至于现在他接到的更多是两人一起的代言活动。

拍摄的过程中勇利神情一直怪怪的,他不时用日语飞快地和工作人员说着什么,一边用眼神示意着维克托的方向。除了这些明显的动作,还有炙热的视线在他的胸口和腰际游荡,仿佛要将他分解融化似的黏腻。维克托侧目看向勇利,红棕的鹿眼微微下垂,流露着仿佛做错了事的孩子一般委屈神情,但脸上又有着不自然的红晕。

勇利怎么了?维克托思索着,难道真的和他穿的衣服有关,这样想着,维克托打开了手机的搜索引擎……

 

 

 

下午的时间飞快地过去了,勇利在家独自分析上赛季的录像和小分表,思索着新的编舞,而维克托则说有其他的工作匆匆忙忙地出门了。

勇利再次恢复意识已经是傍晚了,他揉着惺忪的眼睛,推开了卧室的门。

不得了的光景出现在了眼前。

这大概是勇利的下巴今天第二次寻找地板了。


点我

评论(2)

热度(14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