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郁,头像来自狄青。

【维勇维】 AI Fantasy(上)

·无差设定

·勇利AI和他的研究者尼基福罗夫教授的故事

·作者啥都不懂,都是胡编的

 

01

当勇利第一次睁开眼睛时,他看见的就是一个银白色的脑袋和睁得大大地灰蓝色眼睛。

或许用“看”这个词不太妥当,是的,勇利是一个AI,胜生勇利(Katsuki Yuri,简称KY)是维克托·尼基福罗夫的研究课题。而维克托是人工神经网络方面最受瞩目的青年专家。

“所以,道理我都懂,你为什么要用我的名字给这只猪命名?”

他出生后见到的第二个人类斜着眼睛盯着勇利,人类?从外观来看完全符合哺乳纲灵长目人科人属智人种的特征,但是他的行为模式完全和猫咪一样,至少在他现有的数据库中,勇利只觉得他是一只炸毛的猫咪,绿眼睛的那种。而且他刚刚出生被叫做尤里的炸毛猫咪就给了他个新名字,猪?为什么是猪?

“不是哦,尤里,只是读音一样。”有着银白色头发的斯拉夫裔微笑着看着自己,但话是对旁边的金发少年说的,“不如这样,尤里你改名叫尤里奥吧。”

 

02

“第一个问题——我是谁?”

维克托,维克托·尼基福罗夫教授,我的管理员。

“嗯嗯,很好,那第二个问题,你是谁?”

黑色的圆盘形人工智能的蓝色指示灯闪烁着,勇利似乎有点不确定。

Ka……Katsu……Katsudon……Yuri?

在维克托有反应前,金发少年尤里爆发出了大笑——更像炸毛的猫咪了。

 

03

自从勇利正式开始测试后,维克托几乎是要和这个黑色的圆盘黏在一起了。只要他俩在一起,空气都变得恶心了,就好像春天里春天里肆意散播着精细胞和卵细胞的柳树,一遇见彼此,整个实验室都是他俩抖落的柳絮,尤里说的。

 

“没想到你的比喻句写的那么好,我还以为你的写作老师在你四年级时撒手人寰了,”维克托把勇利放在膝上,进行着惯例的每日检查,“勇利也要开始学写作咯,不如这部分交给你来测试?”维克托笑盈盈地给他的最年轻的天才博士生下达任务:“另外你的中期报告写的怎么样了?”

 

尤里的回应只是一个白眼。

 

就算没有尤里的嘲讽,维克托和勇利的关系也很引人瞩目了,隔壁组来串门的波波维奇同学总是被闪晕了眼:“这太奇怪了!”他说,“我能理解维克托对勇利的感情,毕竟整个学术界都认为勇利的出现是AI深度学习的里程碑!可是……可是……维克托也不用抱着它睡觉吧!”

“维克托说他冷,抱着勇利睡是为了取暖(北半球,7月)。”尤里的大师姐米拉叹了一口气,“他就差喂他的AI男孩吃猪排饭了。”波波维奇同情地看向维克托的方向。

哦不,尼基福罗夫教授已经那么做了,他夹着一块炸猪排追赶着勇利,而前面逃跑的AI移动速度让人怀疑他是不是专职赛跑的机器人,“勇利你别躲我和你说真的很好吃就一口!”“唔?!老头子你搞什么……?!……!”“哔哔哔——!!哔——!”“你疯了么喂机器人吃东西?!喂我东西被你弄翻了……!”“我只是在测试勇利能不能区别图片和三维物体!”


终于,可怜的AI被尼基福罗夫教授逼到了墙角,勇利发出‘哔哔’的声响,一边不规则地抖动着,好像一个受惊的小动物,他的屏幕上发出渗人的蓝光——‘不要炸猪排,卡路里太高’。


维克托怀疑米拉在选择测试样本时尽是选了青春期少女的案例。

 

04

哔哔——

虽然这么说很奇怪,但是AI勇利非常崇拜他的创造者维克托,美奈子说这是印随学习,就好像很多鸟类会把第一眼看到的活物当做自己的妈妈,或许这能解释为什么勇利的自我认知是男性。

但勇利自己不这样认为,他似乎对他的管理员有点太过痴迷了,通过联网,勇利已经把维克托的履历给看了上万次了,他知道维克托出生在那个北国的小村子里,上学时把老师整得胡子都气歪了,在展露出天赋后跳级上了大学,成为最年轻的教授;勇利的时间概念稀薄,毕竟他是一台机器,千百万次的计算不过是几秒的事情,因此,二十年前的维克托,十年前的维克托,昨天的维克托,今天的维克托混杂在一起成为完美尼基福罗夫。但完美的尼基福罗夫教授好像神明一样耀眼又冷淡;真正的维克托是个随心所欲、做事全看直觉、爱捉弄人的混球(在这一点上两个yuri难得达成了共识),勇利注意到他的管理员思考时摸着下巴的小动作,看见过他醉宿后乱蓬蓬的头发和黑眼圈——但他又是、又是那么一个温柔体贴的人,生活气的缺点只是更加丰满了维克托的形象。

 

AI勇利并不理解什么是爱,但他的计算结果表明:自己对他的管理员,维克托·尼基福罗夫产生了超出常规的关注。

 

05

维克托是我的谁?我希望和维克托维持什么样的关系,他又是怎么想的?

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勇利的心头,导致他绕着桌子转圈的习惯越来越严重了,甚至让维克托都开始怀疑它的主程序出错了。

“可怜的小男孩大概是有心事了吧?”美奈子看着勇利在她脚旁边画圈,拿起啤酒喝了一口,“你和他说了什么了?不然他不会一直在这儿做定规步伐。”

“不要在我的实验室喝酒,美奈子前辈。”维克托对着屏幕继续查看勇利的学习记录,“花滑世锦赛还没结束?”

“结束了,我昨天晚上也就看了二十遍克里斯的录像……噢我和你说!克里斯!他真是太棒了!你知道他有多性感……不维克托你这种性冷淡不会懂的。小勇利我和你说啊,克里斯他……”

哔哔——

 

勇利依然原地转着圈,他有过滤无关信息的能力,他对那个有着性感屁股的瑞士滑冰选手没有一点兴趣——关于性感,呃,就人类的审美角度,维克托真的算的上是非常的性感。直接证据:维克托的脸在模拟中超过了98%的人类男性;间接证据:帮助维克托处理邮件的勇利知道他收到的学术邮件和情书一样多,不过这两者维克托都不看。

 

他还在思考早上的对话。

“勇利希望我站在什么样的立场面对你呢?”

什么样的立场……?

‘维克托是我的管理员。’

“也是呢。”

勇利看见维克托的眼皮垂了一下,维克托,不高兴了?



评论(17)

热度(143)